尼龙颗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尼龙颗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亲爱的孩子我还欠你一句抱歉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2:37 阅读: 来源:尼龙颗粒厂家

核心提示:亲爱的孩子,我还欠你一句抱歉“邱小姐,您的快递。”望着眼前二十出头的快递员,邱北玥愣了很久才接下那份包裹。回到家拆开,发现竟是一本没有署名的湖蓝色日记本。儿子抱着复习资料从书房走出来,见她坐在那里犯难... “邱小姐,您的快递。”

望着眼前二十出头的快递员,邱北玥愣了很久才接下那份包裹。回到家拆开,发现竟是一本没有署名的湖蓝色日记本。儿子抱着复习资料从书房走出来,见她坐在那里犯难,便问:“妈,怎么了?”

儿子快高考了,总是宅在书房,没个一两小时坚决不出来。邱北玥虽知孩子认真学习是好事,却仍然情不自禁地黯然神伤。现在还只是学习,如果儿子工作了,他们母子俩想见一面都难了。

儿子却丝毫没在意母亲的异样,迈步走来。他向来随意惯了,不顾她犹豫的眼神伸手就拿起日记本翻开来看。然而在瞥到那上面娟秀的字迹时,儿子有些诧异地张了张嘴,半响才说:“妈,是小维的。”

“小维的?”这个名字如同炸弹一样‘砰’的一声在她脑里炸开,邱北玥扶住身边的扶手,才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朝想要上前扶住自己的儿子摆摆手,她说:“你先出去。”

“知道了,有事叫我。”

儿子离开了。

客厅里只剩她一人。望着窗外停留在盆栽上的蝴蝶,邱北玥一阵失神。

小维,小维,她的女儿。

有多久,她没听到这个名字了呢。

约莫三年了吧,真的,记忆也变得模糊不清。

小维长得又矮又胖,总是苍白着脸色,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漠视这个一无是处的女儿。她把所有心思都花在天赋凛然的儿子身上,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培养他。而小维,顶着完美的哥哥带给她的压力,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活了十五年。她从没有像其他同龄的小女孩一样要求她这个母亲给自己买什么,唯一一次“任性”,也只是求她买来一本小小的英汉字典而已。

然而这样的小维,却在三年前中考前夕,亲手结束了自己十五岁的生命。

邱北玥无法忘怀那时的场景。小维软绵绵地靠在浴池边,一只手耷拉着垂在地上,另一只手浸在浴池里。她腕子上划了一道丑陋狰狞的伤口,血顺着白皙的小手流了一地。

还记得,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儿子,是他强忍着泪水将妹妹从地上抱起来,一边跑一边让自己报警。他身上挂着湿漉漉的小维,一席白衣血染成花,他就这样跑着,哭着,大声骂着让小维醒来。

可小维却永远不能像以前一样笑着对他说:“我只是装睡啦。”

她永远地睡着了,那睡颜很美。急诊室凄凉的灯光照在她苍白无色的脸上,那一刻,她是从未有过的宁静与美好。

事到如今,她究竟是怎样相信,小维就这样离开了。

从沉思中抽离出来,邱北玥扶扶额,再三犹豫,最终拿起日记本,翻开第一页。

扉页分分明明标着‘心语’两个字,旁边还夹着一朵早已枯萎的花。

是她最爱的蝴蝶兰。

【樱花,我分外羡慕你,你柔美多姿,迎冬绽放。你为世人所恋慕,我却早已被遗弃在角落。你从高处零落纷纷,却依然美丽,我无论如何攀上高峰,却始终不见天日。】

第一则日记,承载着失败者的感伤,那时候小维还只有十四岁吧。邱北玥晃了晃神,又翻到下一页。

【再一次受到妈妈的责骂,我本以为习惯了,却还是忍不住独自哭泣,我还真是个懦弱的人啊。希望下次,自己可以坚强一点。】

受到责骂?邱北玥一时没反应过来。印象中自己确实一直骂孩子,但她没想到孩子会记得这么深刻。她一直认为再平常不过的事,原来在孩子看来竟是这样严重的伤害。

【妈妈将我贬低得一无是处,但是亲爱的小维,你一直最坚强了。请你容忍妈妈的无理和蛮横,宽容她,请不要忘记,她是生你养你的人。】

【小维啊,是不是很痛?没关系,不要告诉妈妈,别让妈妈担心。】

【小维啊,人生不过尔尔,何必在意妈妈对你的伤害。】

【最近身心都好疲惫啊,我真的很想赶上哥哥,可是,我恐怕没有那个力气了。】

一篇又一篇,邱北玥这才察觉,自己或许做错了什么。

翻着翻着,快要结束了。

日记的最后,画着一颗大大的爱心。

【妈妈,我爱你。】

于是,往日的一幕又一幕在脑海重现。

“妈妈。”是很多年前的小维,她扬起大大的小脸,问自己,“妈妈今天可以陪我去参加家长会么?”

“今天不行,妈妈要陪哥哥去见老师,小维乖乖的好不好,别给妈妈添麻烦了。”邱北玥头也不抬地回答,然后不顾女儿的欲言又止,抄起资料就往门外走去。

不知哪一次,自己喝醉了酒,抄着酒瓶就往小维身上砸。

又是不知什么时候,小维越来越沉默,学习越来越刻苦。

然后最后一次,是自己宿醉后,小维给自己盖上被子,坐在旁边守了一夜。

她恍惚之中,听到小维的轻声叹息。

妈妈,我爱你。

那之后的再见,就是永别了。

邱北玥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行为带给小维多大的伤害。作为母亲,她从不给予小维精神上的关爱,她的关爱,只吝啬地留给了儿子。她的微笑,只留给优秀的人。

她是多么的残忍,有多么的可怜啊。

她早已因自己而在人生路上迷失了方向,并且,这一迷,就过去了十几个春秋。

邱北玥捂住心脏,奋力让自己呼吸。

儿子的故事还在继续。

然而小维的故事早已脱离了主轨,绕到了她无法触及的彼岸。

她为了自己,为了儿子,牺牲了小维本该幸福的人生。

是她毁了小维。

“儿子。”从客厅走出来,邱北玥对他说,“明天,我们去看看你妹妹吧。”

儿子显然呛了一下,抬起头,很吃惊地看着她,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来:“妈,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好久没去了,怪想她的,买点你妹妹喜欢的点心吧。”

“好。”儿子释然地笑了,“妹妹喜欢桃花糕吧,明天就买些。”

邱北玥笑了,眼底却闪过一丝怅然。

你看,她从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她甚至连女儿最喜欢吃的食物都不清楚,但她知道她女儿一直深爱着她,事到如今,这,便足矣。

几日后,在那本属于小维的湖蓝色日记本的最后一页,悄然多了一行字。

【亲爱的孩子,我还欠你一句抱歉。】

临汾制作工作服

句容定制职业装

辽阳工作服制作

自贡订制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