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龙颗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尼龙颗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永不抵达的列车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8:36 阅读: 来源:尼龙颗粒厂家

1在北京这个晴朗的早晨,梳着马尾辫的朱平和成千上万名旅客一样,前往北京南站。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个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的大一女生,将在当天晚上19时42分回到她的故乡温州。

不久前,父亲因骨折住院,所以这次朱平特意买了动车车票,以前她是坐普快回家的。

几乎就在开车后的1分钟,朱平给室友发了条炫耀短信:马上就要飞驰回家了。

朱平真正的人生几乎才刚刚开始。大一上学期,她经历了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分手,然后抛开了少女情怀,寄情于工作,加入了校学生会的技术部。在这个负责转播各个校级晚会、比赛的部门里,剪片是她的主要任务。

就像那些刚刚进入大学的新生们一样,这个长着苹果脸的女孩子活跃在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上,她甚至参加了象棋比赛,并让对手输得很惨。

有时,这个90后女孩也会向朋友抱怨,自己怎么就这样丧失了少女情怀。随后,她去商场里买了一双楔形跟的彩带凉鞋,又配上了一条素色的褶皱连衣裙。

黄一宁是朱平的同乡,也是大学校友,直到今天,他眼前似乎总蹦出朱平第一次穿上高跟鞋的瞬间。那就是她最漂亮的样子。

可更多时候,朱平穿的总是在街边淘来的,很便宜的衣服。她花钱一贯节俭,甚至每个月的饭钱不到200元。朱平的父亲已经80多岁,母亲60多岁,这个乖巧的女儿总是不希望多花掉家里一元钱。

就连这趟归心似箭的回家旅程,她也没舍得买飞机票,而是登上了D301次列车。

2夜晚已经来临,这辆列车进入了温州境内。黄一宁在20时01分收到了来自朱平的短信:你在哪儿,我在车上看到闪电了。

当时还没有人意识到,朱平看到的闪电,可能预示着一场巨大的灾难。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D301前方的另一辆动车D3115,遭雷击后失去动力。一位D3115上的乘客还记得,20时05分,动车没有开。一分钟后,D3115再次开动。

20时24分,朱平又给黄一宁发来了一条短信,除了发愁自己满脸长痘外,她也责怪自己今年的成绩,真是无颜见爹娘。

已经抵达温州境内的朱平同时也给室友发了一条短信:我终于到家了!好开心!

这或许是她年轻生命中的最后一条短信。

10分钟后,就在温州方向双屿路段下岙路的一座高架桥上,随着一声巨响,朱平所乘坐的、载有558名乘客的D301,撞向了载有1072名乘客的D3115。

有关这场灾难的信息在网络上迅速地传播,人们惊恐地发现,悲剧没有旁观者,在高速飞奔的中国列车上,我们每一位都是乘客。

同时,这个世界失去了朱平的消息。

3朱平是在23日22时44分被送到医院,23时左右抢救无效身亡。

朱平的哥哥在医院确认了妹妹的身份。他恳求朱平的同学,自己父母年岁已高,为了不让老人受刺激,晚点再发布朱平的死讯。这个圆脸女孩的死讯,直到24日中午通知她父母后才被公开。悲伤的母亲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整日只是哭着念叨:我的小朱平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黄一宁也总觉得朱平还活着。就在学期结束前,她买了一枚便宜又好用的镜头,并且洋洋得意地告诉朋友们,回家要给爸妈多拍几张好照片。

阳光下花草、树木的倒影还留在这个姑娘的相机里;草稿本里还满是这个姑娘随手涂画的大眼睛女孩;她最喜欢的日剧《龙樱》仍在上演;她在微博上调侃自己没减肥徒伤悲

但朱平已经走了。

新华社发布的消息称,截至25日23时许,这起动车追尾事故已经造成39人死亡。死者包括,刚刚20岁的朱平。

23日晚上,22时左右,朱平家的电话铃声曾经响起。朱妈妈连忙从厨房跑去接电话,来电显示是朱平的手机。你到了?母亲兴奋地问。

没有听到女儿的回答,电话里只传来一点极其轻微的声响。这个以为马上就能见到女儿的母亲不知道那是在那辆永不能抵达的列车上,重伤的朱平用尽力气留给等待她的母亲的最后一点讯息。

乐陵工服设计

新乡订做西服

鄂尔多斯定做职业装

忻州工作服订制